拈花不笑

谢绝转载

【凯千】偶像被下春药了怎么办(上)
















食用指南:


1.请勿上升


2.会出现第一人称预警

3.车我保证快点写








“你救该救之人我杀该杀之人


如此你我二人结伴同行岂不甚美。”






1.




手握剑,是为了杀人。




这是师父告诉我的,五岁第一次被带到当世第一剑客面前,行过礼后他亲手将这把杀过无数恶徒的宝剑放在尚且稚嫩的双手中,说:“剑客,当杀尽天下恶徒,当你手中握剑,便是为了杀人。”




自十五岁学成出山到二十岁名扬天下,死在手下的宵小之辈虽不到尸骨盈山,却也堪称剑下血泊浪翻涛。




如今距我拜入山门学艺已有十七年,人名如剑名,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算得上是名扬天下。纵然树敌无数,却称得上问心无愧。






2.




王俊凯头一次近距离见易烊千玺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刚从家里出来没两天,帮长姐给武林盟送一封信去。




刚在小镇落脚打算住店,进门就瞧见一少侠穿的像根竹子,头顶的玉冠光瞧着都知道是上好的和田白玉,腰板笔直,一双剑眉斜飞入鬓,鼻梁如斧劈刀凿,整个人好似雪山顶的一捧雪,瞧着干净。




当然,最后一句不是王俊凯对他的印象,是看到这位闻名江湖,被各家小姐吹捧的像天上谪仙似人物的时候,脑海里自己冒出来的。




此时的万千春闺梦里人,易少侠易烊千玺,单手提着剑,剑尖不住的滴血,白底黑面的缎鞋就踩着血里,衣角却干净的一丁点灰都瞧不见。




跟什么雪山顶的一捧雪没多大关系,倒是像索命的杀神,王俊凯在心里点评的时候还补了一句,如果杀神有这么俊俏的话。




杀神这会抬头从王俊凯无辜的脸上扫过去,确定了一下这人确切是来住店无疑,将剑身一甩抖落血珠归鞘,丢下一锭金子就往外走。




刚走出门没几步,就被王俊凯跟了上来。易烊千玺打心眼奇怪这哪儿来的愣头青什么人都敢跟,于是被叫住的时候倒也很配合的回过头去。




“易公子为何要杀他。”问题问的直白,好像也没打什么腹稿,老老实实的,想问什么便跟上来问了。




易烊千玺觉得有趣,露出白森森一口牙:“今天兴致好,怎么你想去陪他?”




这是易公子一点恶趣味了,王俊凯瞧着年纪不大,实际上也确实不大,刚刚成年,十八岁的世家公子,正直又阳光,吓唬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屁孩最有意思了。




没想到这小子压根没被他吓到,表情极其认真:“非也,易公子不杀无辜之人,我等不救有罪之人,而……”




“你是王家的?王俊凯?”易烊千玺听他说话文绉绉腻歪的紧,干脆利索打断,“采花贼,被我抓了个现行。”




王俊凯倒是没想到易烊千玺认识自己,他们家人甚少在江湖上高调走动,大多数人也只是略有耳闻罢了,不过也没多想,自家大姐交游甚广,认识他也不足为奇。




这确实是他多想了,当世所有剑客都知道的基本常识,碰见文邹邹讲无辜之人不能杀的八成是王家人,也不要废话解释完理由走就对了。




不过若是乱杀无辜的,那就要自求多福,王家的人虽说一个个又古板又唠叨,但是该出手时那是毫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个顶尖剑客。




“易公子去何处。”王俊凯一看易烊千玺又要走赶快追上去。




易烊千玺耐着心回答:“武林盟。”




王俊凯大喜过望,他早听说易烊千玺的赫赫大名:“在下可否和易公子同行。”




易烊千玺来来回回看了他一会,觉得这小子长得也挺好看,带在身边也不是不行,于是点点头:“可以是可以,但是事先说好,老子不听你文邹邹腻腻歪歪的说教,把我唠叨烦了我就揍你。”




这话说的相当凶狠,王俊凯想说什么生生咽了下去,只能老老实实点点头,易烊千玺这才满意的带着个小古板上了路。






3.






三年一届的武林盟会马上就要到日子,鱼龙混杂,不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邪教过几日便会齐齐涌入中原。




易烊千玺此番也是为了取几个他追杀了许久的魔头,想着带个王俊凯能少不少麻烦。




燮州的客栈此时都没剩什么好店家了,王俊凯虽说是锦衣玉食养出来的少爷,却随意的很,有住的就好,而易烊千玺就不行,他非得住天夜楼的天字一号房。




易公子大马金刀的坐在天夜楼正堂,旁边站了个满脸无奈的王俊凯,他说干了舌头都没能让这位大爷随便找个客栈凑合一晚,非得把人拎出来给他挪地方。




易烊千玺的名声也是传遍大江南北,来参加武林盟的谁不认识他,他大马金刀坐在客栈大厅里,宝剑不轻不重的放在桌子上。王俊凯板着脸站在他身后,这事儿他可没干过,站在那儿浑身不自在。




天字一号房住的也不是什么善茬,可奈何是个纨绔子弟,带着的侍从远不是易烊千玺的对手,咬着牙丢下一句等着瞧的狠话把房间空了出来。




“易公子为何非要这天字一号房。”小古板今天第三遍问了这个问题。




实在是让易烊千玺烦不胜烦,翻了个白眼:“我仇家住隔壁,今天就了解此事,三年前我师弟就命丧他们手。”




这个事王俊凯确实也没理由管,左思右想憋出来一句:“需要在下的地方尽管开口。”




易烊千玺下手实在是干脆利索,他追了这伙人有小两年,只是行踪是在隐蔽,若不是武林盟,恐怕他也没有机会。




这些人觉着他们高调易烊千玺便不敢动手,只能说实在是小瞧了活阎王的胆量,被干脆利索斩杀在惊诧中,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到底中了招,这招是走之前那纨绔下的,在易烊千玺进入隔壁房间的时候就被下了合欢散制成的烟。




王俊凯左右等不到人心里觉察一丝不妙,闯进去正瞧见易烊千玺蜷缩在地上,面色不正常的潮红,窗户开着有几个脚印,下药的人怕是在王俊凯破门而入的时候便跳窗走了。




王俊凯别无他法,只能先把易烊千玺带回房间,关好门检查了门窗就赶快去查看易烊千玺的情况。他刚凑过去就被易烊千玺抓住手贴在了脸上,触感滚烫,王俊凯当即就要起身去找大夫,结果被死死的拉住了手。




接下来的情况着实在王小公子的认知内,易烊千玺的另一只手掀开了自己的衣袍,大家都是男人王俊凯当然知道他在干嘛,一下反应过来这下的恐怕是春药。




一时间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嘛,说句实话,易烊千玺长得着实是好看,此刻头发黏在鬓角,皱着眉喘息,有种脆弱的美感。王俊凯看着看着就觉得下身起了反应,吞了吞口水艰难的压下去,只是此刻氛围太过于暧昧。易烊千玺的衣服已经被自己扯的七零八落,露出透着红晕的白皙胸膛。




王俊凯低头凑到易烊千玺嘴边想听他说什么,这一听直接从脸红到了脖子。




易烊千玺喘息着,原本冷清的声音带了情欲的意味:“给我…好热…给我。”






—TBC—









【凯千】做你的猫(小甜饼,不甜不要钱)








1.请勿上升


2.校园爱情故事








1.








王俊凯一直寻思自己在易烊千玺那儿还不如一只猫。




这是王俊凯第二回和易烊千玺来这家猫咖,准确来说是第一次一起进门,高一暑假王俊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易烊千玺。




少年坐在靠窗的座位,面前舒展着一只猫发蓬松漂亮的布偶猫,少年抿出两个梨涡笑得比盛夏的阳光还耀眼。修长漂亮的手呼噜着布偶的肚子,厚重的锅盖头刘海都遮不住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可爱好看漂亮气息。




高二一开学,王俊凯照惯例踏入实验班一班,他是班长来的早,班上稀稀拉拉只有四五个同学,第四排靠窗坐了一个生面孔,在低着头看书,细碎的刘海挡住眉眼。王俊凯走过去觉着眼熟、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同学你好,我叫王俊凯,一班班长,你是我们班新同学吗。”正巧这位生面孔坐在他本来的位置上,他干脆坐到旁边一塞书包打算先和新同学认识一下。




“易烊千玺。”声线和形象一样不好接近,冷冷冽冽的声音怎么听都不像好相处的人,不过王俊凯最大的优点就是粗线条,除了觉着人家气质冷清长得好看之外也没别的感觉。




陆陆续续班上来了人,座位原本的主人被王俊凯一个眼神支到了后面,直到班主任把易烊千玺叫上去做自我介绍才知道他是从长沙转到重庆的。




易烊千玺站在讲台上,手背在身后,从王俊凯这个角度看过去,少年下颌角的线条优越鼻梁笔挺,鬓发露出耳朵,额前碎发清爽干净。腿笔直修长,身板板正,他没穿校服,白T甚至能看见窄腰和锁骨,衬的整个人愈发的干净清冽。




这气质实在是出尘,王俊凯看了一圈班里这群寸头校服的男高中生,琢磨高中生哪儿来这么清逸出尘的气质,还是说白T加成?








2.








新同桌是个安静过头的,王俊凯跟他当了三天同桌说过的话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不过知道了易烊千玺写的一手好字,语文一般英语很好,喜欢权志龙,长得是真他娘的好看,越看越好看。




第一节体育课在这群男生的强烈要求下,体育老师放他们去打篮球了。易烊千玺这个看起来一点灰都不沾的高岭之花居然打的一手好篮球,动作干脆利索,三分投的极其精准,王俊凯高一本来就是校队的,篮球自然打得好,两个人在一队简直就是大杀四方。




上完这节课易烊千玺在他心里已经跌落神坛,一身汗就去勾易烊千玺的脖子,在人家白T上留了个黑手印,易烊千玺瞟了一眼不过心情好懒得跟他计较,王俊凯笑出了一脸褶子,一张精致漂亮的脸生生让他自己拉扯成了一只猫。




不过还是个漂亮的猫就是了,易烊千玺看着疑似猫妖成精的王俊凯手痒痒,总想去盘他两把,不过王俊凯一身汗把他的理智拉了回来,再好看的猫也得洗完再盘。




王俊凯递给他榴莲雪糕的时候高岭之花易烊千玺乐呵出了两个小梨涡,咬了一口舒服的眯着眼睛摊在椅子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榴莲。”王俊凯愣了一下拿起包装一看:“我以为我拿的原味呢。”




这傻样看的易烊千玺心情愉悦值上升了好几个度,堪比在猫咖撸猫,王俊凯眼睛定在他唇角梨涡上,脑海中灵光一现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他了。




暑假在猫咖见到的那个少年,只是易烊千玺笑出梨涡和没有梨涡差距实在不小,再加上锅盖头封印变成了清爽干净的碎发,颜值提升八个度,他只见过一面当然不容易认出来。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王俊凯把这个事儿压了下去,没一惊一乍的跟易烊千玺说我在哪儿哪儿哪儿的猫咖见过你,一定程度上是怕人家觉得他痴汉。








3.








王俊凯这个人熟了之后话多,管得也多。易烊千玺这个人熟了之后就变得有点呆,还有点闹,抿着俩梨涡冲你笑的时候总显得有那么一点娇憨。




估计是一根榴莲雪糕的情分,王俊凯周末一大清早就被易烊千玺拉着去了之前那家猫咖,刚进门,暑假那只布偶就喵喵喵的跑了过来,在他腿边蹭。




易烊千玺弯腰把它抱起来,比猫还漂亮的手把猫盘的明明白白舒舒服服,那温柔亲热劲让王俊凯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嫉妒。易烊千玺那只手但凡落在他身上一定没好事儿,比如一铁拳,看起来瘦骨伶仃的人,劲大的令王俊凯骨头疼,常年跳舞导致肌肉十分结实,是王俊凯这个只会打篮球的弱鸡远不能达。




这个念头倒是结结实实把王俊凯吓了一跳,他琢磨什么呢,还能想让易烊千玺那只手盘他不成。紧接着脑海里就窜出来易烊千玺微微发凉的指尖挠他下巴的场景,好像还有点舒服。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就被理智狠狠的拉了回来,人是长得好看,但是这种程度的非分之想着实过分。




易烊千玺呼噜了好一会猫才心满意足的扭头打算看看王俊凯在干嘛,就瞧见活像猫妖成精的少年在跟一只胖橘四目相对。场面十分诙谐,胖橘首先打破僵局,慢慢悠悠的抬起爪子放在了王俊凯面前,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本能的伸手和胖橘来了个give me five。




易烊千玺笑的人仰马翻,手搭在王俊凯肩上笑的直不起腰,在对方一脸迷惑的表情中挠了挠他的下巴:“说,你是不是波斯猫成精。”




王俊凯五分钟前的幻想成了真,易烊千玺的指尖确实是微凉的,落在皮肤上的触感酥酥麻麻,还有点痒。不是那块被触碰的皮肤痒,是心尖泛开的痒意,勾的他觉得自己脸都在发红。




“哥们,脸红什么呢。”易烊千玺奇怪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王俊凯的意识蒙的被他拉回,一头埋进了胖橘的肚子里,胖橘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喵,猛然的看着这个耳朵都在发红的人类。




易烊千玺一呆,看着王俊凯露出来的通红的耳朵挑眉:“你害羞什么你是小姑娘吗。”




不得不说,我们的易帅哥反射弧之长无人能敌,就在王俊凯在胖橘肚子上为自己不争气的脸皮写检讨书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从前一件事儿跳出来,直接把他扯起来塞了一张五十:“去买两瓶猫罐头。”








4.








不得不说,脸红的王俊凯非常好看。这是易烊千玺晚上躺在床上已经迷迷糊糊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迟钝的想王俊凯确实是个好看的猫…不对,人。




这么个睡前的念头导致他晚上做梦就梦见王俊凯长出来猫耳和尾巴,一脸无辜的坐在桌子上,尾巴在后面一晃一晃,耳朵耷拉着,在他手心一蹭,喵了一声。




早上起来易烊千玺坐在床上缓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梦,王俊凯那一声喵过于真实,导致他坐在教室里看王俊凯头发乱糟糟走进来的时候都觉得上面隐约耷拉着两个猫耳。




这个情况着实不太对,易烊千玺也想把脸埋进胖橘的肚子里逃避现实,可惜条件不允许,只能看着王俊凯狠狠的想这男的怎么这么像猫,都怪王俊凯。




王俊凯倒是调整好了状态,强迫自己忘掉了昨天丢人的事情,还给小易带了早餐,两个奶黄包。易烊千玺一边吃奶黄包,一边恶狠狠的想谁吃这么甜腻腻的包子,王俊凯有病吧,一边吃光了两个包子,吃完的时候甚至想王俊凯这厮怎么不多买两个。




“吃完了。”易烊千玺面无表情把袋子递到王俊凯面前,王俊凯任劳任怨接过来帮易大少扔掉,觉得这小子简直就是自己的祖宗。








5.










易烊千玺今天别别扭扭的。




王俊凯一天之内遭了易烊千玺第八个白眼,如此总结到。




放学正好易烊千玺跟另一个女生值日,王俊凯留在教室里慢慢吞吞写作业等他,女生走了终于忍不住起来拉住易烊千玺:“你今儿心情不好啊。”




易烊千玺把扫把丢在角落,抬眼看着王俊凯一脸委屈样就觉得哭笑不得,他今天这一天脾气发的没来由,也不讲理,但是昨天晚上的梦实在过于真实,还跟现在王俊凯这张委屈兮兮的脸重叠了。




“…你喵一声我听听。”易烊千玺脑子一抽,本来要说的话咽下去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本来要说什么也给忘了,王俊凯一愣,昨天被挠下巴那股子痒痒的劲有起来了,吭了半天终于小声的:喵。




这一声和他本人丝毫没有违和感,易烊千玺甚至都看见他身后有尾巴在晃,头顶的猫耳委委屈屈的耷拉着,瞬间满足了一个猫奴的心,脾气一下子就下去了,心里还有个小小的声音:如果王俊凯能做我的猫就好啦,不过被龙心大悦的易大少忽略过去了。








6.








那家猫咖关门了,打电话给易烊千玺问他要不要收养那只布偶,当时王俊凯就坐在他身边,看着易烊千玺眼睛一亮又暗下去,他家里不允许养宠物。




刚准备拒绝,王俊凯在旁边戳了戳易烊千玺的腰:“我能养,我妈喜欢猫。”然后两个人去把猫领了回来,易烊千玺乐呵呵的,王俊凯把他带进家门,一手拎着猫罐头一手拎着小易的包,家里还放着提前网购好的猫砂,猫砂盆,猫窝,猫抓板。




王俊凯妈妈是个温温柔柔的女人,看见易烊千玺和他手里的猫先上来轻轻摸了一把易烊千玺的头顶,笑眯眯的说:“小凯的同学吧,把猫放下阿姨给你倒杯水。”




易烊千玺从小就忙,享受家庭温馨的时间实在是不多,被王妈妈这么一摸头简直受宠若惊,抿出两个小梨涡把猫放在猫窝里,乖巧听话的坐在沙发上捧着一个印着红花的玻璃杯,端端正正,腰挺的笔直。王俊凯背上挨了妈妈狠狠的一拳:“你学学人家,你看看你坐哪儿有没有个人样。”




布偶猫叫二十一,因为是易烊千玺二十一号那天捡到送去那个猫咖的,乖乖的窝在王妈妈膝头,把老阿姨喜欢的不得了。




王家的菜非常山城,易烊千玺被留下来吃了顿正宗的重庆家常菜,小孩吃的忘乎所以腮帮子都鼓起来,一抬头看见王妈妈看着他笑的合不拢嘴一脸慈祥,才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吃相才文雅了一点。




下楼的时候王俊凯把他送下去,手里还拿着一袋自家做的香辣牛肉干,是王妈妈嘱咐一定要让易烊千玺带走。王俊凯把牛肉干递给易烊千玺,夜色里脸上的红晕不怎么明显,他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磕磕绊绊:“那个,你以后就经常来我家看看二十一,它,它肯定也舍不得你,你经常来它肯定开心。”




然后又吭哧吭哧半天,王俊凯是个直心眼的憨批,想明白自己喜欢易烊千玺这个事情压根不费劲,他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得让易烊千玺知道,因为憨批的直觉告诉他,易烊千玺肯定得答应。




于是他抬头看着万家灯火下易烊千玺透亮干净的琥珀色瞳孔,小声但是坚定的问他:“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叫《做你的猫》。”




易烊千玺只是反射弧长又不是傻,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王俊凯什么意思,笑的两个梨涡好像漾满了蜜,右手食指现在唇畔:“那是《做我的猫》”








—END—































北野x艳芬

俗套校园爱情故事

不要点推荐!!!

链接在评论

大家不要骂了谢谢谢谢谢谢

后续如果想看的人多就写

【凯千】奔驰G65(现实向飙车)

食用指南

1.请勿上升本人XN

2.野战车震乘骑警告

3.现实向




易烊千玺下课往校门口走,帽檐压的极低,口罩捂的严实。不用看脸,打八百米外王俊凯坐在车上就知道这谁,他小男朋友热衷把自己一张俊脸捂的严实,也不知道图什么。


中戏校门口不远处停了一辆大G,易烊千玺仔细一看,哎哟这不王俊凯那辆G65吗,他低头咳了两声掩盖压根没人看到的脸红,心想这人刚上学就迫不及待来干嘛呢。


方圆八百里没看见胖虎的身影,估计是被和小马哥一起打发去撸串了。易同学装的淡定正常脚下的步伐却不知道快了多少,光速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您今儿怎么想起来接我下学啊。”


王俊凯先把帽子口罩都给他摘了,看见下面藏的好好漾满蜜的梨涡这才笑出了虎牙,凑过去贴着梨涡狠狠亲了一口,易烊千玺紧张兮兮四处张望生怕被看见也没推开他。


“这不是一有时间就来男朋友这儿报道吗,宝宝再给哥哥亲一下。”


说着就凑上去贴着小朋友软唇仔仔细细的磨蹭,舌尖一下一下扫过唇珠。易烊千玺紧紧闭着眼,睫毛颤啊颤,脸红扑扑的,王俊凯睁开眼看着他就觉得哎呀哎呀好喜欢,真好喜欢这个小孩,怎么能这么喜欢,食指贴在他耳后摩挲几下按下来亲亲额头。


“哥哥带你去玩好玩的今天。”


易烊千玺脱了鞋盘着两条长腿坐在座位,刘海柔柔顺顺的贴在额头上,看起来又乖又软,王俊凯忍不住扭头看了他好几眼,幸好在昌平车也是往五环外开,没人看到王巨星脸上收都收不住的腻歪劲。


“哪儿去啊这是带我,这荒郊野岭的别不是要把我卖了。”


下文戳:各位乘客扶好站好



-END-




【凯千/庆野】需要保密的情话(ABO)

臭不要脸傻直男Ax高冷凶悍真校霸O






使用指南


1.请勿上升


2.新年小甜饼


3.赶在正月十五之前,也算是新年小甜饼,不算迟到x









BGM:《需要保密的情话》by安全着陆








张保庆第一次见北野的时候是寒假末尾,已经冒了绿色的桃花树下蹲着一个白衬衫少年,年纪不大十五六,额前落了一缕碎发,眉眼间的情绪冷漠而寡淡,校服上沾着血迹,小臂受了不轻的伤,总之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不好惹这个讯息。




然而这并不妨碍张保庆觉得他生的好看,事实上确实好看,瞳孔浅而干净,也显得愈冷漠,手长腿长,身板笔直,腰细肩宽。




赶着去新学校报道的张保庆只是目光稍稍在他身上顿了一下,便带着惊鸿一瞥的惊艳朝学校冲去。






“哎哎张保庆,你知道不知道咱学校高年级校霸是个Beta。”




军训完头一天上课,同宿舍的人拉着张保庆神神秘秘一顿八卦,张保庆倒抽一口凉气。




“居然是个Beta?”




八中的校霸北野,张保庆来之前就有所耳闻,据说十分能打,另周围学校闻风丧胆的能打,关键是还不要命。




大概是高一暑假才分化的性别,所有人都默认北野会分化成Alpha,然而开学北野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大吃一惊,他是个Beta。




他刚进教室门,没五分钟直接传满整个校园,高二三班最后一排北野大马金刀坐在那儿,皱着眉头一声没吭。




脸上写满了谁他妈都别来跟老子说话,旁边坐了他一哥们,正拍着桌子劝他。




“Beta多好啊,不受信息素影响,不像Alpha,闻着Omega信息素脑子就当机。”




北野懒得理他,言简意赅。




“滚。”






张保庆逃了课间操,在高二的厕所抽烟,刚点上,就正面撞上了同样叼着烟的北野。




北野穿了件白T,下摆塞进海蓝色的校服裤,烟没点着,看起来是没带火。张保庆拿着打火机凑过去打着示意。




北野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凑过去用手挡着点着,含含糊糊说了声谢谢。张保庆站在这个比自己低了一点的校霸面前笑得像个傻子。




“你笑什么呢你。”




这傻子笑的着实碍眼,北野忍不住皱了皱眉毛。




“学长跟传言不一样嘿。”




张保庆盯着他眉间一颗小痣看了看,只觉得这学长好看的有点过分了,他本就自来熟,开口一点没见外。




“传言什么样儿。”




他破天荒的问这种颇为八卦的问题,估摸着是这人太自来熟,也是这会实在是闲的没事儿干,全当消遣了。




“传言就是能打呗,就没想到学长长这么好看。”




北野心想这说的什么屁话,但是张保庆这张傻笑的脸他也不好说什么,夹着烟猛吸两口随手一丢,瞧都没瞧他一眼掉头走了。




等坐在教室里周围有人过来问了句北哥抽烟去了啊,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想。




这高一的小子长得还挺帅,是个Alpha吧。








张保庆第三次见到北野的时候,是在篮球场,他一个人投篮运球,一扭头就瞧见北野一个人叼根烟路过篮球场。




“北野学长,打球吗。”




这会正是四月初,学校里桃花全开了,一眼看过去都是深深浅浅的粉色,北野被喊住扭头看过去,张保庆这个角度,他就是偶像剧女主镜头,飘飘洒洒的花瓣合该跟校霸有生殖隔离,结果张保庆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觉得北野比这桃花都好看。




当然这话他肯定不敢直说,要不然今儿得被按着打个头破血流。北野踩灭烟头,迈着两条长腿走过来。




“来。”




张保庆一直是校队的,个高腿长篮球打的可好,北野虽然打得也不错,但体力上终归不如Alpha。




“学长打得不错啊,有空以后经常一起打。”




北野接住他丢过来的水灌了几口,觉得性别分化之后体力越来越差,抬头看一眼这小子气都不喘一个,顿时心态失衡,翻了个白眼。




“再说吧。”




两个慢慢悠悠的往外走,北野离张保庆有两米,不是他想,是张保庆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太浓了,海盐味几乎是在他周身无孔不入,信息素阻隔剂都挡不住。




这傻直男没反应过来,还企图去勾北野的肩膀,最后北野忍无可忍踹了他一脚。




“滚一边走别往老子身上粘。”




张保庆活像一被主人呵斥的大狗,耷拉着耳朵规规矩矩走在一边,就是总觉得空气中有一丝柑橘的香味,像祖马龙的橙花。




他琢磨着校霸一Beta怎么还喷香水,走着走着又凑上去,凑在北野颈侧闻了闻。北野本来就临近发情期,突然浓郁的海盐味强势的切进他的防线,直接把发情期日期变成了现在。




北野也没有提前几天吃抑制剂的习惯,身上只带了信息素阻隔剂,这个时候完全没用。




张保庆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校霸不是Beta,而是个信息素清甜好闻的Omega。




此刻的北野被突如其来的情潮烧的难受,罪魁祸首又站在旁边加重他的症状,咬着牙想推开张保庆,却被拉住。




“学长你这样不行外面多少Alpha,让我临时标记一下行吗。”




张保庆这话说的自然是有私心,他对北野一见钟情,知道他是Omega之后说不开心是假的,之前还要担心北野这样的Beta不愿屈居人下。




清甜的信息素越来越浓郁,张保庆用自己的温柔包裹起来拢在一个范围内,但是北野和他都知道,如果再不进行临时标记迟早得招来方圆十里的Alpha。




北野已经被烧的有点神智不清了,只知道本能的推开张保庆,张保庆一咬牙,低声说了句学长得罪,按着他脖子直接张嘴咬了下去。




海盐味迅速被打入了北野的腺体,汹涌的情潮慢慢退了下去,他捂着脖子朝张保庆看过去,表情非常难看,从兜里摸出信息素阻隔剂飞速喷了几下就走,走一半回头瞪了跟着的张保庆一眼。




“别跟着老子,敢说出去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然而浑身散发着海盐味的北野一点威胁没有,张保庆站在那儿等他走远了才亦步亦趋的跟上去,北野这会虚弱的不得了,也懒得管他是不是跟在身后,闷着头往家走。






之后张保庆仿佛粘上他了,走哪儿都能瞧见,北野在心里骂张保庆是狗,咬了一口认主了不成。




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拽着张保庆按在楼梯间,张保庆从上而下只觉得他奶凶奶凶。




“你他妈能不能别跟着老子了,你是狗吗,咬一口就认主了吗!”




张保庆理所应当的点点头,觉得北野这个形容太形象了。




“对啊,认主了,学长谈个恋爱吧学长。”



-END-


小剧场

北野:我什么性别

张保庆(老实):Beta

校霸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王俊凯你恐惧吗?

是个傻屌段子,非现实向













王俊凯回家的时候看见楼底下贴了张寻猫启事,这只猫怎么看怎么眼熟,怎么看怎么眼熟,仔细一瞧这不是自己嘛!头顶p了俩猫耳,还是十五六的照片,忍不住啧了一声,真可爱。




标题:你看见我的猫了吗?




【图片】




下面:他没有丢,只是他太漂亮了,简直就是猫间奇迹,所以炫耀一下。






没曾想刚进家门,就瞧见易烊千玺一个箭步冲上来,抱着他的脑袋,开始嚷嚷。






王俊凯,看你娇的!你怎么不看看我呢?你恐惧吗?你怕什么呀?你也给我缝过大金链子秋裤啊,我也吃过你做的饭啊,对不对?是不是?你看你娇的,这漂亮的大眼睛,像个精灵似的,你就是猫间奇迹啊!




美不美,北京水!亲不亲,北京人!你男朋友的爱,就是最大的美!




说完自己先倒沙发上一顿狂笑,王俊凯这才琢磨出来,搞了半天楼底下寻猫启事自家男朋友贴的,哭笑不得把小朋友拎起来从兜里掏出寻猫启事糊在他怀里。




“你这一天天看的什么都。”


【凯千/wink】关于发情这件小事(ABO,车)

锦鲤的点梗,简单粗暴直接开车,没什么剧情,不长,大家就当餐后甜点吃一下。 @春风意浓 不好意思压最后的点才给你






请勿上升,食用愉快





全文走这里









【凯千/庆野】哥哥咬一口(ABO)

食用指南


1.请勿上升


2.年上,短打,一发完,小甜饼


3.张保庆x北野








张保庆最近的新烦恼是隔壁那个很凶的弟弟分化成了Omega,分化成Omega也没什么,有什么的是北野突然拉着他很凶的咬了一口。




还咬在了腺体上。




北野一口可不轻,张保庆嗷的一声捂着后脖子窜了三尺高,满脸惊恐的看着他,活像只受了惊的鹌鹑。




街头小霸王一个没忍住笑出了两个梨涡,还舔了舔牙,琢磨着张保庆咬起来还挺甜。他刚到了能通过信息素辨别别人性别的年纪,看见Alpha就想上手抽。




然而张保庆在他这儿是个例外,他小时候在泥里打滚的时候是张保庆把他拎出来收拾干净喂饱,再大点打架也是张保庆给他处理伤口喂饱,现在甚至还操心起了他的感情问题,天天问有没有不长眼睛的Alpha跟他表白。




刚才靠的太近,海盐味的信息素太好闻,北野作为一个行动派,想都没想就是一口。




这一口北野是爽了如愿以偿,张保庆却受了刺激,一连一个星期看见北野就躲。




然而躲了一个星期还是没能躲开,下班路上被堵着了。小霸王腰间吊儿郎当的系着校服上衣,一只脚踩在马路牙子上,嘴里还喊着橘子糖。




“张保庆你躲我干嘛。”




张保庆条件反射捂着腺体,心说我看着你脖子疼,但是他又不能直说,直说北野肯定得再给他来一口。




然而北野多聪明啊,一看张保庆捂脖子就知道怎么回事,笑出一口白牙,梨涡晃的张保庆忘了捂好脖子。




所以他又被咬了,被北野扯着领子拉下来一口咬在上次还没好透的牙印上。




张保庆怒了,他一个Alpha没脾气吗,拎着小孩领子就要上嘴,结果北野慢慢悠悠来了一句。




“哥哥你这是性骚扰啊我告诉你。”




是的,他一个Alpha没脾气。




小兔崽子叛逆期之后就没喊过哥哥,这一声喊的他一点脾气没有,张保庆骂骂咧咧在他后脖子上拍了一巴掌,跟北野那群小弟挥了挥手,意思快滚,然后带着小孩吃饭去了。




吃饭的时候老妈子张保庆的唠唠叨叨又忍不住了,一边给他拆螃蟹一边念。




“你说说你,一天到晚跟一群Alpha呆一块哪天突然发情了怎么整?我不是让你早恋我是让你每天老老实实呆在学校里面,好好学习!听话没有。”




北野练就了一身如何完美应对张保庆念叨的神技,晃晃悠悠的一边吃蟹黄汤包一边说。




“那哥哥你标记我呗。”




张保庆差点把螃蟹摔他脸上,表情堪称扭曲,是被气的,拿着螃蟹作势甩了甩还是拿回来继续拆。




“北同学,搞搞清楚你还没成年呢,我要是标记你我就是犯罪你懂吗?会被你苏阿姨拿着锅铲从胡同这头抽到胡同那头的你明白吗?”




北野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埋头消灭螃蟹和小龙虾。




张保庆心力交瘁,甚至想去天涯发帖,邻居家的弟弟叛逆期十七岁都没过去怎么办?在线等,急!




然而你不想对未成年下手,遭不住未成年想对你下手。




他第一十八次把北野从自己家扛着丢回隔壁了,偏偏他妈还热情洋溢让北野留宿,说高中生学习累阿姨早上给你做好吃补补,以后天天来阿姨家吃饭,别一天到晚瞎对付。




看北野眼神跟看童养媳似的。




街头小霸王这个时候乖的跟三好学生似的,校服衬衫袖口扣的整整齐齐遮住胳膊上新新旧旧的伤。




抿出两个梨涡冲着张保庆他妈说谢谢阿姨,阿姨做饭真好吃。




第十九次的时候,北野拉住了张保庆,扯着他领子拉下来,按上后脑勺靠近自己腺体,急的跟兔子一样。




“张保庆你说,还有比我信息素更好闻的Omega吗。”




张保庆闻着满鼻子的柑橘香觉得脑子发热,扯了他袖子就要起来,一边用劲还一边嚷嚷。




“我就闻过你一个人的你让我上哪儿比去,松开我小兔崽子想挨打吗。”




北野这下子高兴了,松了手特得意,小样子都快翘尾巴了。




“你北哥让你一只手。”




张保庆被他逗笑了,想着自己对他就生不起来气。




“你那样儿吧。”




成年速度也快得很,北野成年的时候上蹿下跳,推了狐朋狗友的邀约,几乎是飞一样回了家。




当然,是张保庆他们家。




进门的时候张保庆正研究蜡烛怎么插好看,小寿星进门头也没抬一下。




“洗手吃饭。”




北哥心想今儿个心情好不跟张保庆这个傻直男计较,洗了手就坐在张保庆旁边看他捣鼓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才不在乎蛋糕这种甜腻腻的东西,许愿许什么?就许北哥今晚脱单,明儿就去跟傻直男张保庆领证。




傻直男还不知道自己家户口本位置已经被预定了,看小兔崽子吃的肚子圆滚滚十分满意,吃完饭就准备把人送回去早点睡觉第二天还得去学校。




结果刚进门就被比自己矮了一个额头的小孩按在玄关,目光凶狠的看着。




“张保庆我成年了,合法了!”




他还准备把人拎下来好好哄哄,捏着后脖子安抚。




“好好好成年了合法了,合法了明儿也得上课不早了咱赶快洗个澡睡觉。”




语气跟哄小孩似的,差点给北野气死,干脆利索踮脚亲了上去,力道太大磕的张保庆嘴疼,无可奈何又纵容的拿信息素安抚他。




等分开的时候张保庆嘴角破了个小口,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样子性感的不像话,伸手在北野领口薅了一下。




“那成年的小霸王北野,给哥哥咬一口?”






(我卡肉我不要脸)



—TBC—


【凯千】你管我兼容不兼容.下(有车,甜)



rapper凯xrapper千


迷弟x大佬



前文链接:你管我兼容不兼容




食用指南


1.请勿上升


2.ooc是我的





有的事情是王俊凯不愿意承认的,比如黄粱一梦里易烊千玺被捉着纤瘦脚踝拉开的长腿,向后仰而格外修长诱人的脖颈,发出的隐忍而沙哑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


在这一年里无数个夜里纠缠着他,以至于刚才看见易烊千玺时的脸红耳热并不完全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有很大的程度是因为对这个人马上就要掩盖不住的欲望。


他坐在易烊千玺对面,面前是抄手和麻婆豆腐蒸腾而上的热气,把他脸氤氲的模糊不清,烦躁的伸出手挥了一把。


“你到底想做什么。”


易烊千玺放下筷子,无奈的在心底安慰自己饿了许久的胃,认认真真看着王俊凯,表情和一年前一摸一样。


“我喜欢你,想追你,你看怎么样?”


一个字都没变,而王俊凯却不像一年前一样落荒而逃,他沉默的坐在哪儿,易烊千玺看了他一会耸耸肩想,大不了被被拒绝,王俊凯还能把他扔出去不成。


然而他实在是没料到,王俊凯没把他扔出去而是把他扔在了床上。



链接:这是一辆车



易烊千玺回过神来的时候,王俊凯正像一条做错事儿的大猫一样趴在他旁边,一双桃花眼闪亮闪亮,让他想抽他都下不来手。




王俊凯哼哼唧唧半天,似乎意识到自己确实做的有点过分,讨好样的舔舔他下巴,手在他后腰上按摩着。




这幅样子搞得他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推了把他头。




“水。”




被捋顺了毛的大老虎嗖地跳下床端了水试好温度就要喂他,易烊千玺也没矫情,他现在一点劲都没有,懒洋洋的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让嗓子缓一缓才又开口。




“您不是直男吗。”




这句话就跟踩了老虎尾巴似的涨红了脸,恼羞成怒抓着易烊千玺又咬了一口。




“我直男跟你喜欢你有什么关系。”




易烊千玺继续逗他。




“直男这个词跟喜欢易烊千玺不兼容啊。”




王俊凯哼了一声。




“你管我兼容不兼容。”






—END—

【凯千】你管我兼容不兼容.上(甜,糖)



rapper凯xrapper千


迷弟x大佬






食用指南


1.请勿上升


2.ooc是我的


3.请勿转出lof!!!!!!


4.dbq我高估了我自己本来是打算自己写词来着






smtm:韩国说唱选秀节目show me the money


live house:小型现场演出


trap,old school,硬核:说唱类型


og:老炮,厉害的前辈


verse:说唱歌曲中的一个段落










“老王你为什么不签公司?”




王源一边跟王俊凯争夺锅里的毛肚一边问。




“老子这么有钱,签什么公司。”




王俊凯精准的抢走了锅里最后一块毛肚,再加上如此欠揍的话,王源极其想抽他。




他是圈子里非常有资格拍着自己胸脯说,我养嘻哈的那类人之一。




有才有钱,恣意潇洒,王源日常被他怼到翻白眼。




“哎不是,这是好时候啊,走上主流啊王俊凯,你想想smtm把韩国的嘻哈国民度提高到什么地步。”王源拿筷子敲敲火锅边。




“如果有一天嘻哈走上主流,那签不签公司我的歌都是主流,懂吗?”王俊凯招手又叫了一盘毛肚,“而且你怎么不去。”




王源嘿嘿笑了一下:“我不想要给我举灯牌的女友粉。”




王俊凯:……




所以你就让老子去?感情老子就想要举灯牌的女友粉???




其他rapper可能没女友粉的烦恼,但他们两人早几年就有了一批女友粉,隔三差五微博下面掐个架,王俊凯有一回忍无可忍拉黑了好一批。




开个live house不知道在下面拿个手机举个灯牌晃啥玩意呢,十分委婉的发了条微博。




@Karry Wang




下次现场大家想拍等结束了我一定留下来跟你们合照,大家举手就行,rapper唱歌不兴灯牌。




王源紧跟着转发。




@Roy Wang




举着手机你们源哥我都不好意思泼水,总觉得演出不完整嘛,哪天一激动想跳水都不知道往哪里跳。




现场不嗨,rapper唱着也没动力,他和王源是一个team,组合名叫joker,没有厂牌自成一派。




“哎你知道吗,节目组还邀请过Jackson但是他没去。”




王俊凯的筷子顿了一下,一口吞掉牛肉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干我屁事。”




他当然知道jackson被邀请了,他还知道如果Jackson去参加节目他就是全场最受瞩目的rapper。




不论是颜值还是实力。




他则像个傻逼似的,把Jackson以前的参赛视频都拉出来重新看了一遍。




“哎你还生气呢,这都多久了,你拉黑人家微信YY微博各种联系方式,不就跟你表个白,你至于吗,恐同既深柜啊王俊凯!!”




王俊凯一下子就跟被戳中了心事一样,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掀翻火锅。




“深柜个头啊!王源你是不是想死。”




王俊凯和jackson认识于四年前的地下八英里,jackson不是选手他是裁判,也是王俊凯喜欢很久的og级rapper,在整个underground几乎算是一个神话。




但凡提到diss,提到freestyle,提到快嘴,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Jackson。




当jackson举着他的手,宣布这一届地下八英里冠军是来自重庆的karry的时候,王俊凯感觉自己登上了人生巅峰。




这不是他第一个冠军,他连续拿了iron mic两年的冠军,四年地下八英里重庆赛区冠军,剩余大大小小比赛怎么说也有十几个,但这十几个加起来都没他今天来的激动。




因为比赛完之后jackson主动跟他说话了。




“karry是吗,我是jackson易烊千玺。”




rapper之间极少数会上来直接互通真名的,但当时的王俊凯大脑智力水平可能不足八岁,完全没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磕磕巴巴搓着手回答。




“jackson哥好,karry王俊凯。”




就差给易烊千玺鞠躬了。




易烊千玺一下子就笑了,王俊凯注意到这位不笑的时候酷帅拽的前辈笑起来居然有两个梨涡,默默的在心里翻滚,Jackson好温和哦,他真好。




“叫我易烊千玺就行。”易烊千玺这个人私底下身上并没有大部分rapper都有的桀骜不驯和狂,反而像个老干部。




王俊凯顿时有点受宠若惊,傻笑两声,挠了挠后脑勺。




“那…千玺哥。”




两个人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和粉丝见面会一样,也是王俊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忘记的一天。




这边王俊凯满脑子的回忆,那边王源突然丢下筷子,极其激动的大吼。




“Jackson出歌了!”




王俊凯猛然回神抢过王源手机,三个月没发微博一年没发新歌的jackson更新了一条微博。




《封神榜》




微博没有配任何一个字,是他一贯的风格,刚发歌转评飞速在涨。




易烊千玺其人和其歌差距不是一般大,不唱rap的时候都处于一个慈祥温和的状态,一旦拿起mic,就仿佛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




新歌开头就是快嘴,一个verse把参赛选手diss了一半,他以diss出名,年轻的时候被称为diss king。




后来到王俊凯跟他熟起来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不太写diss也不参加battle比赛,去追求作品深度,鲜少会炫技,这两年流行开的trap,他也只写过一首,就是刚出的这首《封神榜》,一首带讽刺trap的trap。




王俊凯把易烊千玺的微博从黑名单里面拖拉出来,转发点赞一条龙。




配文:你就是神。




王源:????你怎么这么gay




距离王俊凯取关易烊千玺已经有一年,这一波操作不光王源觉得gay,就连粉丝也觉得gay,无数cpf沸腾起来,纷纷猜测是不是两人化干戈为玉帛和好如初,甚至连jackson追妻一年的戏码都跑出来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王俊凯收到了易烊千玺的私信。




“消气了?”




语气仿佛他这一年都在无理取闹一样,王俊凯顿时忿忿不平,哼了一声关掉微博。




结果回家的时候就看见楼下站了个人,易烊千玺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了,脚下掉了一地烟头,漂亮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




易烊千玺看见他回来了,随手把烟丢下踩灭朝他走了过来,莫名有一种压迫感。




王俊凯深觉自己被迷弟buff压制太久,不能这样,强行把易烊千玺从他心底的神坛上拽下来,扬了扬下巴。




“你来干什么。”




易烊千玺也没受他这个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眼睛的语气影响,走到灯光下的时候王俊凯甚至从他眼睛里看出一点戏谑。




“来看看你别扭闹完了没有。”




易烊千玺就是有本事一句话让王俊凯原地爆炸,他差点跳起来说去你妈的谁跟你闹别扭,但是话到嘴边又不太说的出来。




可能因为对方是易烊千玺吧,始终站在他心底神坛的男人,还没等他想好要怎么回击的时候,易烊千玺过来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




“你那点出息,跟你表个白又不是要强上你,你当时跑什么。”




这话把王俊凯说的脸红脖子粗,但是他能怎么办,人家说的又是事实,只能愤愤不平的想易烊千玺怎么都没点表白被拒绝的人的自觉。




紧接着更没自觉的话出现了,易烊千玺打了个哈欠,拽着王俊凯就往他家走。




“想吃麻婆豆腐和红油抄手了。”




王俊凯险些给他气死过去,憋憋屈屈的站在厨房里琢磨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还有点熟悉。




他被表白之前,对易烊千玺可谓百依百顺,男神要吃三鲜馅的绝不做两鲜,按照王源的话,瞧你那没出息的狗腿样。




等王俊凯做好端出去的时候,就看见易烊千玺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北京瘫在沙发上刷微博,听见他出来抬起头露出两个明晃晃的梨涡。




“这么快啊。”




王俊凯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心肌梗塞。




“易烊千玺咱俩谈谈。”




—TBC—